西囿在玄都山南,山林秀美,花木繁茂。https://

  一处开阔地上,野花摇曳,数匹骏马正在花间悠闲吃草,几个人却在一旁焦急地翘首张望。

  其中一人手持暗金色麈尾,身着玄色朝服,低头来回踱步,一边频频挥动麈尾拍打衣衫,借此缓解烦躁心情。

  “来了,来了!”有那目力好的叫了起来。

  远远空中现出数十个黑点,黑点迅疾变大,却是一行人骑着展翼天马踢踏而来。

  近了才发现,并非什么天马,而是将那骏马缚在了巨大木鸢之上,犹如生出双翅。当是以骏马之力,从高处疾冲起飞,借风凌空而来。

  为首一人头顶织云覆金冠,身披云纹大氅,脚踏步云疾行靴,身姿挺拔面若寒霜,木鸢尚在半空,他已飘然落下。

  来人一边走,一边匆匆问道“谷内官,帝君可在?”

  那手持麈尾之人急急迎上,却是内侍总管寺谷。

  寺谷一边小步疾行,一边回话“姬将军,陛下自昨日便至此处,已候你多时了。”

  来人乃是帝国精锐拿云师师帅云君姬崖孙,帝君之左臂右膀。

  “嗯。”他翻身上马,“驾,驾”绝尘而去。

  姬崖孙健步进殿,旸帝早已在等候。

  不待姬崖孙行礼,旸帝一把扶住,关切问道“姬爱卿,如何?”

  姬崖孙摇摇头“依帝君所指,我等自天帝山始,三路人马扇形扫荡,方圆三百里内、百二十来村庄尽数夷平,未留一个活口,却并未找到想找之人。返回之时,遇到逆风,又……”

  “好了,云君辛苦,先下去歇息吧。”旸帝打断姬崖孙谈话,眼中露出失望神色。

  “这便是昆仑了?”弃抬头仰望面前入云高山,问于儿。

  “对了,这便是万山之祖昆仑虚!”想到马上要见到问哥哥,于儿十分开心。

  但见这昆仑虚如一巨碗立于天地之间,山势雄浑莽莽苍苍,万仞之巅玉龙飞舞,果然气象非凡。

  然而今日之昆仑,却似乎有些不寻常。

  昆仑山玉京宫内,弟子慌作一团。山巅阴云密雨雷影如织,势欲倾城。

  天碑矗立山巅,上接苍旻,犹如从天界甩落的一面巨镜。这碑原是透体晶莹,映照流光山色,如今却黑雾弥漫暗作一团,隐隐挟雷霆之声,与滚滚天雷遥相呼应。

  昆仑掌门涵虚子,剑、气、符宗三大长老洗心、和光、却尘,俱端坐天碑之前,面色凝重,手结法印。身后弟子,层层叠叠,各取位置,战战兢兢严阵以待。

  却原来这天碑竟是一道极古老封印,昆仑自开山之始,便担起守护之责。半月前,这天碑突然发作,碑后凶物日夜冲撞碑中法阵,一日厉害过一日。

  今日这凶物似乎尤其暴躁,眼见天碑一角,竟现出金字,金字光芒明灭不定,法阵似有破裂迹象。

  “护阵!”涵虚子一声令下。

  十二名昆仑弟子腾空而起,在空中结成雪花形状,十二把长剑出手,寒光道道绕着雪花翻飞,宛如巨大光轮。三位长老催动元神,青、白、红三色光芒自三人身后射出。

  涵虚子一声轻叱,身体开始旋转,越来越快化作虚影。三色光芒被吸入虚影,竟化为日色般夺目金黄。金芒激射而出,落入雪花中央,被光轮反射,光华更甚,直指石碑一角。

  剑影飞舞,竟将这金色光芒,重新刻回那天碑法阵中。凶物终于安静下来,众人皆松了一口气。涵虚子与三位长老收回元神之力,四人适才全力施为,皆现委顿神色。

  然而,众人还未来得及喘息,那天碑又现异象。

  这次却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猛烈,整块天碑金光乱窜,发出,夹杂如筋骨断裂般巨响。不久,金光中竟似有血色溢出,天碑眼看便要倾圮。

  “众弟子,全力护阵!”涵虚子疾呼。

  空中现出三只光轮,所有能施展阵法的高阶弟子已悉数上阵,涵虚子与三位长老再次催动元神,金芒分成三束,分扫天碑各处,弥补法阵破漏。

  然而,碑后凶物却力如江海,此起彼伏寻隙而来,金芒光华逐渐暗淡,昆仑众人眼看不支。

  涵虚子眼见法阵将破,已将一己生死置之度外,大吼一声,将身体飞至半空,欲要以身殉道,以满身修为撞入天碑与凶物拼个你死我活。

  就在此时,玉京宫内突然有洪亮钟声响起,一道虚影自宫中破空而出,竟停在云端天碑之上。

  涵虚子心念一动,突然想起一事,心头一口热血喷出,自半空跌落,晕了过去。

  众人惊讶异常,以为那凶物已破碑而出,纷纷冲向掌门,结阵护卫。此时,却听得却尘长老望着半空惊呼“这不是璇元真人么?”

  璇元真人乃数百年来昆仑不世出的天才,不问世事为道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弃天行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暖爱甜如蜜只为原作者铜声马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铜声马并收藏弃天行道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