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虫虫乖巧的点了点头,他向来都很听丛刚的话。

  于是,小家伙便直接在丛刚的脚边跪了下来,陪着丛刚一起监视着那些大型的挖掘机。

  无声静默了良久,小家伙下意识的环看着丛刚的四周;并没能找到小安安。

  小安安哪里去了?难道大虫虫没把她带过来?还是把小安安放在离这里不远的某个酒店的房间里?!

  小家伙很想询问丛刚有关小安安的情况,可他在仰视到大虫虫那面无表情的表情时,只是抿了抿嘴巴,最终还是没敢开口去问。

  一大一小,一站一跪,画面以奇特的方式呈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
  在机械的轰鸣声中,没人敢上前来询问什么,只是默默的做着各自的事情。

  半个小时后,小家伙身上的手机作响了起来。他一直随身携带着亲爹封行朗的手机。

  封虫虫把手机拿出来一看,发现打来电话的是妈咪林雪落。

  伤感的抿了抿嘴巴,小家伙仰头再次看向丛刚,弱着声音问:“大虫虫……是我妈咪打来的电话。我要不要把爹地已经死掉的消息告诉妈咪?”

  不知道如何将这个悲伤的消息告诉妈咪,封虫虫选择了询问丛刚。

  “你是大孩子了!这些事,你已经完全能够自己做主的!”

  丛刚从追思里拉回了些许的思绪,但依旧没有低头来看小家伙。似乎他的世界,在这一刻与世隔绝了!

  封虫虫再次抿了抿小嘴巴,最终还是接通了妈咪打来的电话。

  “喂,封行朗,默尔顿家族的事儿处理得怎么样了?你还打不打算回来了?”

  这些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儿,林雪落也想找个人好好的倾述一下。丈夫封行朗当然是最好的倾述对象。

  “妈咪,爹地睡着了……”

  在听到妈咪那责备的询问声后,小家伙选择了暂时隐瞒真相。至少要先等到找着亲爹封行朗的遗体之后,再告诉妈咪不迟。

  因为现在告诉妈咪,只有让妈咪更着急、更痛苦、更难受……却无能为力,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  “什么?都几点了,你爹地还睡着呢?”

  一听是小儿子的声音,林雪落的声音慈爱上很多,“小虫,你爹地在默尔顿古堡里都忙些什么呢?!”

  “忙着……忙着赚奶粉钱啦!妈咪再见!”

  封虫虫有些急切的把手机给挂断了。他不是个会说谎的孩子;即便是这样的善意谎言,也会让他很难受的。所以他便索性挂了妈咪的电话。

  为了避免妈咪执着的继续打来电话,小家伙将手机关机之后才踹进了衣兜里。

  然后便仰着头,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大虫虫。似乎想问什么,却又不敢开口。

  卡耐去机场接封行朗父子时,并没有跟邢十四做任何的交待。

  封行朗一家把邢十四当管家,可卡耐却无视着邢十四的存在。

  不服管教,且我行我素。

  卡耐的任务是保护封行朗,其它那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之事,似乎都跟他没关系!

  可卡耐在机场并没接到封行朗父子,在打探之后才知道:慕尼黑飞申城的航班,迫降在了土耳其!

  随后,封十五便接到了卡耐打来的电话。

  而此时此刻的封十五,完全没有心情接听卡耐的听话。或许他已经清楚卡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点给他打来电话:肯定是因为没能从机场接到封行朗父子。

  便只给卡耐回了一条信息:【航班取消了,你不用等了!回封家守好其他人!】

  【那我什么时候再来接机?】

  【不用你接机了!回去封家守好封总的儿女!】卡耐也是个实诚之人,在收到封十五让他不要接机的消息之后,便真就打道回府了。他寻思着,如果是老大护送封行朗父子回申城,那肯定会安排卫康去接机也说不定的

  !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白芽芽!开门!快开门!别给我装耳聋!”

  这已经是袁朵朵第三天来叩女儿白芽芽公主房的门了,“你要再不开门,我可让人把门锁给撬开了!”

  房间里的白芽芽只是用双手抱住自己的耳朵蹲坐在墙角里。被宠坏的她就是不肯给妈咪开门。因为她知道妈咪会训斥她什么。

  姜酒被孟加拉猫把颈脖抓挠得血肉模糊的情景,已经把白芽芽吓得够呛了。

  她是真没想到那只孟加拉猫会那么野,竟然会把姜酒抓挠成那样!

  但就算自己不该带只猫去封家……诺诺哥也不能因为这件小事跑来白公馆兴师问罪吧?听豆豆刚刚说,还打了爹地一拳头!

  这个封林诺,在姜酒的怂恿下,还真够不念旧情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蚀骨缠绵:痴情阔少强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暖爱甜如蜜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蚀骨缠绵:痴情阔少强宠妻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