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远古时代破灭,洪荒本源残留的本就不多,凝聚亘古战场,抵挡昆仑山禁法,已消耗了两成,又被陈霆暗中窃取了三成多,余下的已经不足一半,而且此消彼涨之下,仍旧在不断流失,甚至连亘古战场都被剥夺,在这一刻,孟玄空简直如同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。

  混乱的元气风暴中,再次响彻起悠扬的钟声,悲凉而苍劲,预示着大人物的陨落。

  “我没想到,你才是我真正的劫数,不过,你杀不了我,我是洪荒之灵,不朽不灭的存在,纵然纪元更替,时代消亡,我都不会陨落,今日我便舍弃了所有的洪荒本源,燃烧亿万年的修为,埋葬诸天,沉沦万界,当年造物之主都做不到的事情,便由我来完成。”孟玄空的喉咙中发出怨毒的声音,仿佛凶兽在嘶吼,又如幽冥深处传递出的魔音,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恐惧和战栗。

  呜呜呜……

  所有的鸿蒙紫气尽数燃烧,化为毁灭性的火焰,已经被陈霆掌控的亘古战场一下子炸开,所有的法则都在逆转,引动了诸天万界的轰鸣,而孟玄空的身躯更是再次膨胀,带着一往无回的狠辣和决然,飞速的旋转着。

  孟玄空狂笑连连,本源寿命不计代价的燃烧着,刚刚衍生出不久的血肉已尽数蒸发,紫黑色的骨骼一块块的炸开,引动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力。

  仿佛整个宇宙失去了支撑,苍穹在崩塌,时空在破灭,一个又一个的时空虫洞打开,毁灭性的意志和力量不知道传递到了多少世界和异度空间。

  “重开纪元自然不可能,但这样下去,定然会加速纪元神殿的毁灭,使得造物之主提前脱困,看来这家伙宁愿被造物之主炼化,也不甘心被我击杀。”

  陈霆目光微沉,立时察觉出对方的目的,哪里肯任由对方施展,而且他已经掌控了一部分洪荒本源,更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,轻喝声中,手掌连抓。

  “天地极变,日月轮回,万象天引,镇压时空。”

  陈霆再度发威,无数法诀变化间,中土神洲已经彻底降临,仿佛一轮大日,刚一降临,便开始融合纪元神殿的法则,磅礴的气势,浑厚的本源,辐射诸天的浩瀚神威,不仅凌驾于所有世界之上,更是撼动了纪元神殿的根基,甚至有一种取而代之的味道。

  咔嚓!

  在中土神洲的碾压之下,九霄神界终于达到了极限,彻底崩溃开来,但所有的碎片还没有散开,便被一股股大力席卷,融入到了中土神洲之中,只有七彩烈焰包裹下的昆仑山,仍旧仿佛大海中的小舟,在混沌元气中起伏沉落,不断晃动。

  “看来我还是低估了此子,不仅实力和意志强大,气运竟然也如此浑厚,在如此短的时间内,便使得中土神洲蜕变到了这等地步,若是融合了纪元神殿中的所有世界,恐怕会成长为超越洪荒大陆的存在。”

  昆仑山上方,齐玄玉口中鲜血喷吐的更急,脸色越发苍白,精血衰败,气机溃散,纵然意志仍旧不动如山,但夺自秋诗雨的身躯却是已经支撑不住,无数裂痕显现,如同勉强拼凑起来的瓷器碎片,随时都会彻底散开。

  无论有着多少计谋手段,境界实力不够,终究还是虚妄,想要乱中取利,更是如同玩火自焚,纵然心不有甘,齐玄玉也已经清楚,陈霆不是她所能操控的人物,她已经压上了所有的赌注,没有任何退路,要么彻底依附,要么灭亡,以陈霆的强势和狠辣,根本不会让她有其他选择。

  “唯一的选择,便是最好的选择,或许此人真的能够击败造物之物,营造出一个崭新的纪元。”在这一刻,齐玄玉的心思终于起了变化,看向陈霆的目光已经有所不同,生死决断,甚至已经没有时间迟疑,在两股力量的撕扯下,随时都会飞灰烟灭。

  轰隆隆!

  巨响声中,造物之主留下来的阵法也终于达到了极限,鼎炉炸开,烈焰流淌,所有的天轨天痕向四面八方绞杀,紫黑色的气流包裹间,孟玄空踏步而出,纵然身躯已处于毁灭的边缘,不断流淌出腐朽、死亡、衰败的气息,但本源燃烧的力量却已经达到了巅峰,在疯狂的大笑声中,两只骨骼大手破空抓出,一只手抓向陈霆,而另一只手却是抓向了中土神洲。

  “穷途末路,还敢逞凶!”

  陈霆冷笑连连,口中精血连喷,神魔之拳、天道之掌、佛门绝学、儒家功法……,浩瀚的武道洪流汇聚,迎向了枯骨大手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神洲武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暖爱甜如蜜只为原作者壁虎尾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壁虎尾巴并收藏神洲武皇最新章节